令清

命运到最后,记得勿忘心安

【彦丞】【现实向rps】野火春梦 1-4

林彦俊x范丞丞,现实向,复杂知觉,单纯爱情。

今晚被神仙站姐的一张图日到了,点击就看彦丞深情对视现场,快来和我一起嗑

ooc慎入,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,不适者点x,谢谢



野火春梦,晴翠荒城。



1.


第一次见到范丞丞的时候,林彦俊在走神。

范丞丞站在前面的台上,黑西装黑裤子,皮肤白长得高,加上名牌上“范丞丞”这个名字,凝结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唯独林彦俊没看他,他只是盯着自己的指尖儿,想着自己前天刚刚修剪的指甲,想着自己这些天来训练的歌曲歌词和舞蹈动作,想着尤长靖还欠他三天的晚饭,怎么看怎么有趣,可偏偏尤长靖没和他坐在一起,而是坐在了另一边,他陡然觉得无趣,转头想去看,旁边的贝汯璘却凑过来:“你看诶,乐华,范冰冰她弟……”

林彦俊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,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很适度的悠然:“说话小点声,你的麦。”

贝汯璘赶紧捂住了前胸的麦克风,又凑在他耳边说:“咱们可别和他走近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他姐和王老板有beef,你忘啦?”

林彦俊实在是想不起来这又是哪出了,他或许也没什么多余的心思想,眼睛往台下一看,范丞丞依然站在那里,他身边两个人仿佛一直在跟他说什么,而他一言不发,微微抬着下巴,目光从上往下看,带着一种由内而外的骄傲。

林彦俊歪了歪头,却觉得从范丞丞的眼睛里,他看到了另一种感觉。

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些好奇,好似一朵娇生惯养的小花儿,从小到大养得好好的,然后就给端出来放在了众人面前,小花儿还是漂亮,只是被风一吹,显得有些怯生生的,可是又非要挺直了脊梁,摆出一副无畏天骄的样子。

“诶,我问你,”林彦俊突然开口,“范冰冰她弟,能拿第几啊?”

“第几我不知道,”贝汯璘回答,“但是他,肯定出道吧?”

林彦俊挑了一下眉,吹了吹自己的指尖儿,收回了视线,没有继续看了。

没什么意思,他想,与其听半天别人的八卦,不如好好想想自己一会儿的评级,毕竟他自己的命只有自己来挣,没什么人能帮他去拿。


他继续看着自己的手,所以自然也就错过了从下面投上来的目光。

来自范丞丞的目光。

“看什么呢?”

“我刚才看到一个特别帅的哥哥,”范丞丞说,“总想……回头去看。”

他这么说着, 眨了眨眼睛。




2.


评级对林彦俊来说突然有些摸不到这个“游戏”的脉络,C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很舒服的等级,没有最低,但也和他自己想要的相去甚远。

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心里有些乱,他觉得自己心里乱如麻,却又恍惚觉得一切或许就该如此,心里压着块石头,他又觉得乱了,20岁决意踏入这个圈子到现在,他似乎是没有什么收获,C,中游,如果一直中游这样下去,他又该走到哪里。

这么想着,他目光往下一瞥,又看到了范丞丞。

他想或许不羡慕不嫉妒是不可能的,他心里其实赞成贝汯璘的话,范丞丞似乎已经是稳定出道,这对他这样生死未卜前程不定的人来说,就是最大的讽刺。

他一直精神紧绷,直到散场才慢慢缓过神来,本能地走到尤长靖身边,所有的练习生三三两两地并排走着,很多人嘴里讨论着自己的事情,而林彦俊只想沉默。

在他们前面不到几米的地方,走的就是乐华,范丞丞走在人群的簇拥中,仿佛他一直都该是被簇拥着的,他的情绪明显不好,有队友拍着他的后背哄他,林彦俊这才正经看了一眼他的背影——又高又瘦,可明明是在人群中,却又显得寥落。

乐华走的不快,林彦俊他们也没有想要快步越过去的意思,只是距离缩短了些,林彦俊听到有人温柔地哄着:“丞丞,好啦,没事的……”

另一边的丁泽仁一探头:“哎呀,怎么啦?来来来我这里还有纸巾。”

他这么说着开始抽纸巾,林彦俊没想到长的颇为俊美的丁泽仁竟然是个“怜香惜玉”的脾气,心里泛起了点酸,但是他也没什么立场评价什么,只是机械地走着,缄默地看。

范丞丞伸出手接过了纸巾,轻声说了句:“谢谢……”

这声音软,还带着点儿颤,听得林彦俊都觉得心里黏糊了一丝,更何况丁泽仁这种怜香惜玉派师兄,登时搂了范丞丞的肩:“没那么严重啊,要不要一会儿去吃麻小?吃吃聊聊心情就好了。”

林彦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他总觉得范丞丞的余光往自己这里瞥了一眼,他还以为是错觉,下一秒范丞丞转过了头,直接看着他。

贝汯璘一把拉住他的袖子:“诶诶诶,他他他……”

林彦俊没理他,盯着范丞丞挑了挑眉,语气倒平和:“怎么了?”

乐华的所有人几乎都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来,范丞丞依然站在中间,手里还轻轻握着那张丁泽仁给他的纸巾。

“你叫……”范丞丞轻声说着,“林彦俊?”

“我叫林彦俊,”他说,“可以继续走了吗?”

范丞丞仿佛被他噎了一下,下巴一下子抬了起来,目光恢复了台上那副从上往下看的俯视样子,表情也冷,骤然就把这套惯用的伪装端起来了。

“走吧,”范丞丞转头,对乐华的其他人说,“我们回去了。”

丁泽仁回头看了一眼林彦俊,仿佛不理解他为什么不搭理范丞丞的好心,林彦俊摇了摇头,他更不理解这些人。

——你们要捧着他捧便是了,可我不愿意捧着他惯着他,你们倒还觉得不理解,这有什么不理解,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没有理由去无端贴近非亲非故的另外的个体。

前面又传来了丁泽仁哄范丞丞的声音:“麻小麻小,你想吃多少都行,我们陪你好不?”

范丞丞似乎很轻声地说了什么,丁泽仁搂着他的肩就笑了:“你说什么都行。”


贝汯璘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拉住了林彦俊,低声说:“你怎么回事啊?”

林彦俊却笑了,看着他决定把锅甩给他:“不是你跟我说,别跟他走得太近吗?”

贝汯璘彻底被他噎到,气的甩开他的手,快走两步去找林超泽:“林彦俊这张嘴,将来肯定找不到女朋友!”

林超泽哈哈笑了两声:“没事,咱们林彦俊长得帅呀。”




3.


再次见到范丞丞已经是搬进宿舍的时候了。

他们每个人拖着一个或者两个箱子,有的还背着自己的包,范丞丞围了一条黄黑色相间的围巾,戴着帽子,他的样子和那天初见时候又精致又美艳的样子相去甚远,素颜的模样有些清隽,更多的还是单纯和柔软。

林彦俊啧了一声。

——也算舍得把那副又冷又傲的样子卸下来了。

他往后一看,果不其然丁泽仁又在他身后不远处,一路上大家没怎么说话,都沉浸在好奇和期待里,林彦俊恍惚又觉得范丞丞在往他这里看,他回看过去,却只看到了范丞丞低垂的有些平静的脸。

收拾宿舍的时候林彦俊发现自己没带什么多余的东西,反而是旁边的尤长靖,一直在哐哐哐的吃,陆定昊也在扒拉着自己的零食,对林彦俊说:“吃饼干吗?我带了好多,这下都要被没收了……”

林彦俊摇头:“不了,我不吃甜的。”

这时门外有人蹬蹬蹬地跑过去,吆喝着:“丞丞!快吃!不然就被抢走了!”

鬼使神差般的,林彦俊拉开门,这一瞬间范丞丞正好跑到了他的门前,一下子停下了脚步。

他们两个人突如其来地四目相对,两双乌黑明亮的眼睛,一双带着惊愕,一双带着惊讶,林彦俊这才近距离看到范丞丞的脸,很白,很素净,他的容颜并没有他姐姐那般侵略性的金碧辉煌的强势美丽,反而好似寤寐思服在水一方的汀兰,在水雾中迷风里,柔柔软软地开放着。

林彦俊目光往下移动,就看到了范丞丞手里还捏着的两块蛋糕,其中一块被咬了一口,露出了里面有些柔软的奶油馅儿,林彦俊想它可能是和握着它的人一个味道的——甜,又,纯。

他们这么对视了半分钟,走廊上人来人往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了,而宿舍里贝汯璘探出头来吆喝:“你收拾完——范丞丞……?”

范丞丞却还是只看着林彦俊,半晌没说话,似乎过了一会儿,他才慢慢地举起手里另一个还没咬的蛋糕,递给了林彦俊。

“吃吗?”他乌黑的眼睛很柔软,却又明亮,“挺,挺甜的。”

林彦俊看着他,将那块蛋糕接了过来。

“谢了,”他说,“回去收拾东西吧。”

范丞丞哦了一声,转头走了。


林彦俊关上宿舍门,回到了自己的床上,懒洋洋地坐了下来,贝汯璘盯着他:“你不是不吃甜吗?”

“偶尔试试也可以,”林彦俊说,“不吃白不吃。”

他这么说着,咬了一口那个蛋糕,这一口就咬到了柔软又甜美的奶油,那细腻的触感在他的舌尖涤荡开,娇娆而美好,却又不粘腻,清清爽爽的,温温凉凉的。

——还不错。

林彦俊想。




4.


那天晚上林彦俊做了一个漫长的梦。

好像是这一天忙忙碌碌太辛苦,他有些困倦了,怎么都沉浸在梦里醒不来。

梦里他梦到了自己的年少时候,又梦到了自己选择这条路的时候父母对他说的话,他想做明星,可是他的父母却坚持这个圈子太乱太杂,没有正经人做这个,他嫌父母古板,父母也觉得他叛逆,他们索性分开,联系也少,他不觉得自己错了,却也不觉得父母错了,他们终究只是做了不一样的选择。

那他就得活出个样子来。

可是梦的最后,他又看到了一片迷雾,雾气里他拨撩着往前走,他觉得自己走过了水路和滩涂,最终到达了一处地方,那里盛开着一朵汀兰,明明柔弱,却又非要挺直着自己的脊梁,骄傲的扬着下巴。

林彦俊似乎在梦里笑了,迷雾突然散去了,他看到了范丞丞。

他骤然醒了。

黎明的光透过窗帘洒进来,其他的舍友都没起床,只有他一个人在不亮不暗的光线里睁开眼睛。

他突然有些烦闷,他不知道自己的梦是什么意思,不管是任何情况下,他不想与这位大明星的亲弟弟有任何的联系,何况这位天骄身边已经围绕了太多人,他又何必去凑这个热闹,这从来不是他的作风。

可是他又觉得仿佛错失了什么似的,白天里范丞丞的眼瞳突然又在他面前闪烁了,明亮,温软,又柔和,犹如一潭温泉,张开双臂等待着谁的抱拥。

林彦俊深吸了一口气,再一次命令自己闭上眼睛躺在床上。


可思绪,却如同寥落的风抚摸过烧灼星火的旷野,怎么都静不下来了。




TBC


我终于动手了,会有人看吗呜呜呜


评论(125)

热度(514)